周游顿时呆住了,完全不知所措。

  江月心离的远,没看见发生了什么,只是瞅见周游像是僵了似的突然停止了动作,忍了忍,实在没法儿再忍,终于出了声催促他赶快动起来:“周游!”

  周游僵硬地转过头,像是做错了事儿的孩子似的,很是有几分心虚的,结结巴巴对江月心道:“小……小刀不见了……”

  江月心愣了一下,问道:“什么叫不见了?是掉到地下了吗?”

  “不是,就是……就是不见了!”周游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跟江月心解释,只好重复着说,“完全不见了!”

  江月心怎么也理解不了周游话里的意思,他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树精和那少年,才又压低了声音对周游急道:“你说清楚点儿,到底是怎么个不见了?是掉到地上了?还是被树根折断了?还是被他们发现了?你倒是说清楚点儿啊!”

  “就是……就是……”

  周游正不知道该怎么给江月心解释,忽听少年在树干的另一侧幽幽道:“不见就是消失了,就是还原成了气,就这么简单。”

  “啊?”周游和江月心完全没料到少年会搭腔,两人竟同时惊出了声。

  周游更是迷惑了:“什么叫化成了气?”

  江月心在一惊之后却仿佛有了醒悟,他望着少年所在的方向,迟疑道:“你的意思是,小刀彻底转化为了自然之气?可是,有形之物要转化为气体,总会经过一个漫长的过程,怎么可能突然之间就化成了气?”

  树精格格冷笑了几声,插嘴道:“别人不知道,你还不知道吗,那小刀岂是可以用庸常的有形之物来做比的?”

  江月心一怔,这才想起,那小刀的确出身不凡。

  小刀是从阿玉那柄神出鬼没的长剑中所分出来的。而那把长剑,又和阿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难道说……

  “朱丸?”

  江月心正在心里想着,忽听周游问出这两个字,不由讶道:“你竟知道朱丸?”

  “啊……”周游不明白江月心为何会如此惊讶,“我曾经亲眼看见阿玉那柄长剑,嗯,很破的一把剑,就在我眼前化作了一颗朱丸……你也曾说过这小刀是从他那柄长剑上分出的,既然如此,恐怕这个小刀也应该有长剑的特性吧?长剑能化作朱丸,这事儿本来就挺怪的,想来,那朱丸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……”

  “嗯,的确不简单……”树精大约是心情好,这会儿话很是稠。不过,话多归话多,他那些话却不肯明明白白好好说,却云山雾罩的,叫人越听越迷糊:“上天命赐之物,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联系。”

  “啥?”本来混沌中尚有一丝清明的周游,这下彻底被他说糊涂了。

  “很简单的事儿,别故弄玄虚搞那么复杂。”少年的声音又从树干背后轻幽幽飘了出来,漫不经心里仿佛藏着一丝疲惫,“我那把剑是用了一颗朱丸锻造而得;我身体里这般暴虐之力,亦是得自一颗朱丸,这两颗朱丸出自同源,所以我和长剑以及长剑分出的小刀之间,会有无形的联系……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尚不知他名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夜里星辰梦见你只为原作者吃碗大锅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碗大锅粥并收藏尚不知他名姓最新章节